北京援武汉医疗队迎2例出院患者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20-02-10 06:06

昨天是北京医疗队援助武汉的第12天,截至早上8点,已累计收治患者162例,2名患者顺利出院。两地就“新冠”诊治的交流也将更加容易。昨日,北京朝阳医院专家与武汉协和医院西院进行了5G远程会诊。

记者从北京医疗队了解到,截至2020年2月8日8时,北京医疗队三个病区共累计收治患者162例。目前,已有两名患者出院。

2月7日下午,30多岁的夏女士出院。夏女士属于临床诊断病例,在北京医疗队病区内经过多日的治疗护理治愈。八九天前,夏女士突然发烧、咳嗽、头疼,浑身没力,被家人送到医院后,诊断具有CT肺炎影像学特征,后转到协和医院西院治疗。入院后,两次核酸检测为阴性,根据第五版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》,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者,属临床诊断病例。

昨日下午,汪先生也康复出院。1月21日,汪先生出现低烧症状,之后于31日作为疑似病例转入武汉协和医院西院。经过治疗,汪先生体温、血氧饱和度正常,两次核酸检测为阴性,无明显症状,得以出院。

昨日,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的一间医生工作室内,医疗队队员还通过网络视频与北京“老家”进行了连线。之后,北京朝阳医院的专家与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当地医生开展了线上会诊,就患者出院标准等问题进行讨论。

朝阳医院唐子人

“新冠”一定会过去

唐子人是北京朝阳医院急诊科主任医师,也是10层病区领队,曾在“非典”时期参与一线救治工作。他认为,对病毒的研究和防控相比17年前已有巨大进步,疫情必将得到控制。

增开一个病区,迅速被填满

新京报:来到武汉已经12天了,从一线看到的情况怎么样?

唐子人:来之前主要是通过新闻来了解和评估这次疾病,当时的感觉是“新冠”的传播速度非常快,死亡率一开始和SARS持平,后来不断增高,可以说是比较凶猛的。

来武汉之后,我们所支援的医院接诊的定位也有所变化,朝阳的团队主要负责三个病区其中之一,一开始收治疑似病人,后来确定全院收治重症、危重症,病人的结构发生了变化,见证了轻症和重症的区别。现在看,重症的确集中在高龄、有既往基础疾病者,而SARS多以年轻人为主;发病人数“新冠”超过了SARS,增开一个病区,迅速被填满。

新京报:在应对方面有哪些区别?

唐子人:这次的指挥比SARS要成熟得多。现在关键的任务,集中兵力打歼灭战、降低死亡率,这种政策制定后,方向就很明确。重病人我们不怕,平时接触得很多,集中收治,早收、早治、提高针对性,是降低死亡率的关键。

新京报:收治患者病情从轻到重,应对上会带来哪些挑战?

唐子人:我们入驻的医院过去是综合医院,已经竭尽全力去调配相关的设备,但还需要一个过程,在没有ICU的情况下,病人病情发生了变化,治疗会比较费力,当地医院还缺乏“武器”,也就是专业的重病急救设备。

努力去安抚焦虑、无奈的患者

新京报:病房里的情形怎么样?

唐子人:无助、无奈的情绪比较重。有些是焦虑,这是人的应激反应,不那么可怕;有些人已经无奈,很淡漠,这是更大的悲伤,我们要努力去安抚他们。

新京报: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?

唐子人:群体性发病,夫妻、母女,甚至全家感染,全部都住院,给人冲击很大。

新京报:这种现象一般发生在什么时候?

唐子人:平时是看不到的,只在SARS和这次见过。17年前我接诊过一个“非典”患者,三十多岁的司机,工作时被感染,然后感染了家里11口人,最后去世了7人。

我们现在见到有些家人在一起住院,有些在不同的医院住院,这种群体性发病不光影响个人,对整个家庭冲击很大,带来很强烈的心理压力。

新京报:碰上这样的情况怎么安排?

唐子人:我们会考虑患者具体病情,如果病情较重,会将他们分在不同的病房,否则眼睁睁看到亲人病情加重甚至去世,对另一个人是巨大的心理伤害,我们会汇报彼此的情况,但不会让他们见面。如果是轻症,可以放在一起,发挥亲情的抚慰作用。

从新兵到老将 要扛起全队的责任

新京报:这次为什么报名?

唐子人:疫情从发生到蔓延速度很快,一开始不知道会不会派医疗队,提前给医院打了招呼。我觉得这是医生的职责和担当吧,总要有人去。我今年五十了,自认为还可以上一线,家里人是有些担心,但也支持。

新京报:和你之前上“非典”相比,这次要面对哪些变化?

唐子人:“非典”的时候我是兵,可以义无反顾地向前冲,做好自己就行。现在我是领队,要保证每个人的安全。朝阳医院来了14个人,年轻医护居多,其中还有90后,我要关心每个人的心理状态。

新京报:医护人员的心理状态怎样?

唐子人:恐惧一定有,这是人之常情。日常医疗医生专心治病救人,不用考虑自己的安危,现在是新的传染性疾病,我们对它的了解还在持续中,救人的同时,医生可能会感染,并肩作战的同时也可能倒下。其次,上战场是有心理曲线的,听说要去前线的时候、刚刚到达战场的时候,肾上腺素分泌,情绪高昂,但这种激情不会一直持续,随着压力增加,会有情绪回落,一定要了解和正确处理这些问题。

新京报:怎么去调解大家的情绪?

唐子人:可以出去的时候,我给大家买一些甜食,摄入糖分能带来愉悦;带他们做点游戏,锻炼身体,把大家凝聚在一起。个体的力量很薄弱,但融入集体,就能消解恐惧。我跟他们说,有任何事情随时沟通交流,不满意的地方一定要说出来。这次我们来了12家医院、多个科室,到了当地,也要和武汉的同仁拧成一股绳,会有一个磨合的时间,沟通非常重要。

新京报:你现在对“新冠”是怎么看的?

唐子人:相比17年前,我们对新疾病的研究和管理有了质的提升,现在很快就测出了基因序列,制定了管控措施,虽然不能指望一个神药出现疫情就完全破除了,不过全国上下都在努力,我相信最终一定有办法打赢这场战争。之后,我觉得人们要增强对自然的敬畏之心。

2月8日 武汉 阴

今天是元宵节,晚上要开新病房了

【日志记录人】

王军红 国家医疗队队员、北医三院急诊科医生

今天是元宵节,来武汉的第14天。昨天北医三院第3批队员跟我们前两批队员顺利汇合。

昨天,下夜班后我们搬到了离医院24公里的酒店。虽然通勤远了很多,但想到能和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在一起,心里还是说不出的高兴、激动。

任务紧,时间短,第三批队员有些人还没有来得及跟家人告别就背上行囊、拉着行李箱赶赴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。急诊科的田慈,没有跟着第二批一起来,一度非常伤心,当昨天下午通知能够援鄂时,她高兴得跳了起来,自己的满腔热血终于可以挥洒了。她说,等我女儿长大了以后,一定能为她这个勇敢的妈妈而骄傲。还有付源伟医生,他的爱人也是急诊科医生,两个人都报名了,他们的女儿才7个月。他说:“作为湖北人,时隔11年,重返江城,我曾经学习和生活的地方。这曾经是个充满生机的城市,有很多美好的回忆,一定要为春暖花开的武汉做些事情,we are 伐木累。”还有消化科的陆浩平医生,他说:“昨天下午收到紧急召集,今天一早就以北医三院第三批援鄂医疗队成员的身份,作别北京的寒风冷雪,迎向武汉的流云行雨,大家携手同行,即是征程千万里也无可畏惧。”

今年的元宵节有些特别,小汤圆在碗里显得格外欢快。今天晚上又要开新病房了,新队员和老队员合作,新来的小伙伴都在积极准备。一江春水向东流,希望疫情尽快好转。
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